游走在光影里的沧阳美景
http://www.www.chunlinjianzhan.com    日期:2015年08月17日    糖果派对在哪个网站

——摄影名家永胜行之散记

8月的滇西北名郡沧阳(即永胜县),群山锦绣叠翠,原野稻菽飘香,河湖水美鱼肥,6日至8日,被沧阳美景深深吸引的中国摄影家协会、上海摄影家协会和云南摄影家协会的13位摄影名家走进永胜采风拍摄,用影像记录沧阳大地的山川田园风光、文物古村、民俗风情历史变迁,将大美沧阳、人文沧阳以光影艺术美轮美奂地一一呈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川坝:被大自然宠爱着的田园
    对三川坝,我始终有一种如恋人般的情愫,赤诚地爱慕着她,梦想能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;纯真地守望着她,任凭红尘飞花迷乱仍痴心不移,呵护她一生终不悔!以至于虽经历了少年轻狂,煎熬着中年沧桑,但,当走进她的时候,脚步总是那样轻盈,呼吸总是那样急促,热血总是那样沸腾,言词总是那样笨拙,总不敢直视她的美,怕惊了她的梦,扰了她的宁静……
    还好,与摄影家们一道拜访她是立秋雨后的一个清晨。翻过县城垭口,白云翻腾,薄雾缭绕下的三川坝,身着绿玉作底白钻镶嵌的华服仰卧在群山的怀抱里,闭月羞花的玉容薄施粉黛娇滴滴地躲在云雾之中,若隐若现,亦真亦幻,仪态万千,大师们迫不及待地摁动快门,万般风情尽数永恒在了相机里。
    轻轻地走进她,也许是艺术家们的高雅和轻灵拨动了她的芳心,云收雾止,万道金光洒下,终于有幸一睹了她的丰姿:绿的玉米,碧的水稻,清的翠湖,万亩荷塘宛如一块巨大绿地毯铺向远方,如繁星点点的村庄点缀其间,胜似翡翠碧玉,仿佛是大自然恩赐的极美景致,美不胜收,美得醉人,美得惊艳,教人不舍离去,渴望就这样深情地注视着她,脉脉地守候着她,梦想就这样与她牵手一生一世,不惊不艳地在虫啾蛙鸣声中走过春夏,在稻菽飘香中走过秋冬,相伴相依终老田园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程海湖:在母亲的摇篮里永远做着童年的梦
    当摄影家们匆匆而恋恋不舍的脚步跨过三川坝的垭口时,胸怀慈爱的母亲湖程海早已张开怀抱接纳远方的客人。
    不知为什么,一直到现在我始终没有多少文字歌咏过母亲湖程海。曾多少次深情提笔欲诉衷肠的时候,总是那样地显得力不从心,恨自己才疏学浅,文字枯竭,笔力不逮,难以言及其千万之一。但心里始终懂得,千百年来,程海母亲用甘甜丰美的乳汁哺育了沧阳大地的子孙儿女,壮硕了他们的强健体魄,灵动了他们的聪明才智,丰满了他们的人文情怀。她还把最珍贵的螺旋藻奉献给了她的儿女们,使他们在全世界都有了无限荣光的伟业和声誉,但自己却遭受了来自人类的各种磨难,皱纹已悄悄爬上了她的额头,沧桑无情地侵蚀了她的娇容,她却从来没有丝毫抱怨。她是最伟大、最无私、最美丽的母亲!儿女们无论闯荡到天涯,流浪到海角依然对她魂牵梦绕,依然做着童年时香香的梦……
    儿时懵懂的我总是在母亲的怀抱里醒来,调皮地把小脚丫儿拱进她的大鞋子里,踏踏地拖拉着,悄悄跟在父亲的身后来到湖边,迎着启明星的微光,随父亲划着木船出海打渔。小小的我躺在船舱里仰望星空,四围寂静极了,侧耳倾听着木桨和湖水的亲吻,船儿和水花的呢喃,不知不觉睡着了,醒来的时候金光万丈,身旁的鱼儿活蹦乱跳。回到家,母亲早已将一切准备好,只等着鲜鲜的鱼儿下锅,花椒佐料的糊辣椒蘸水香气扑鼻,总是吃得肚皮瓜儿圆。午后,我会赶着牛羊儿来到海边的草地上任它们觅食,和小伙伴们一起在沙滩上你追我赶打仗做游戏;热了,累了,大伙儿一头扎进湖水里,狗爬式、蛙泳式各种姿势地在水里游泳,欢笑嬉戏……
    摄影师们围着横七竖八躺在沙滩上锈迹斑斑的铁皮船,咔嚓、咔嚓摁动相机快门时,我才从追忆中醒来,茫然失落地举起相机四处找寻梦里关于童年一点一滴的意象,但,失望了!
    国家一级摄影协师、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、上海市摄影协会会员、松江区摄影协会理事顾伟强对程海湖目前的现状忧心忡忡,“云南高原明珠程海湖是人类共同的瑰宝,我们大家牵手行动,保护好她,让她美丽永存!”